17歲嫁人,19歲守寡,時光淌過60年,不愛不嫁,始終想念珍貴的人

玩游戏 2019-06-18

1928年6月,王玉齡出生在長沙一戶被人稱之為「王百萬」的王家。母親羅希韞的祖輩曾被大清皇帝冊封為羅武勤公,官至兵部尚書;父親王樹南是保定軍校第六期學生,伯父王士健是煙土督察處處長。簡而言之,王玉齡小時候就是養在蜜罐子裡的千金小姐。

自幼習「婦禮」

不過,王家規矩很多。且不說家規,就單提王玉齡的母親,羅希韞身為大家閨秀,教女兒自然是沿襲了娘家最嚴苛的一套方法。尤其是在王玉齡5歲那年,王樹南去世,剩下她們母女相依為命,羅希韞對王玉齡管教更嚴,經常以「婦禮」來教導王玉齡。

為了讓王玉齡更好地接受婦禮,羅希韞先是把家中所有的男傭人都給辭退了,後又規定王玉齡不能和男孩子說話,不能交男朋友。當時王家大宅隔壁有個學校,從學校的高樓上可以看到王家花園。有一次,王玉齡剛好在花園玩的時候,被學校高樓上一男孩子扔東西砸到後背。這事發生後的第二天,王玉齡的伯父立刻就叫人去把花園圍牆加高五尺。

除此之外,羅希韞還規定王玉齡說話不能大聲,笑的時候不能出聲,睡覺不能仰面,要側睡。在羅希韞的管教下,王玉齡在15歲之前,都沒有和男孩子講過話,做事也不敢放開性子。後來抗戰爆發,王玉齡因逃難而不得不上男女合校的高中。每次有男生找她說話的時候,她要麼低頭不語,要麼直接溜走,這給當時的同學都留下了不好的印象。無論男女,都覺得王玉齡是個傲氣的小姐。

相視一瞪定終身

雖然王玉齡鮮少和男生接觸,可這並不影響她的感情生活,年紀輕輕的王玉齡,極早就踏入了婚姻殿堂。

1945年秋,抗日戰爭結束,王玉齡隨家人回到了故鄉長沙。這一年,她剛滿17歲,花一般的年紀,遇上了一生最珍貴的人。

深秋的某一天,王玉齡在理髮店裡理髮,一個奇奇怪怪的男人從踏進店門的那一刻就一直盯著王玉齡看,也不說話,就只是在她後面看著。面對這樣直勾勾的眼神,王玉齡感覺很不舒服,直接就橫了他一眼。這一橫,倒是加強了這個男人對她的好奇心。他本只是聽聞長沙王家有位才貌雙全的小姐,所以前來探探芳容,沒想到這一探,反倒被這大家閨秀瞪上了,這讓他頗為欣賞。

這位神色奇怪男子便是當時的常勝將軍張靈甫,他20歲便考入北大歷史系,後棄筆從戎,考入黃埔軍校,年紀輕輕就參加了許多著名的保衛戰。曾帶領100多名「敢死隊員」連續打退日寇的七次衝鋒,打傷敵軍800多人。如此一熱血男兒,既不缺名聲,也不缺人愛,自然不會輕易著迷於王玉齡的美貌。相反,張靈甫對王玉齡動心的那一刻,就是王玉齡瞪他的那一霎那。

自理髮店一別後,42歲的張靈甫便開始想盡一切辦法,採取一切可行的措施,對17歲的王玉齡展開愛情攻勢。對此王玉齡曾感嘆道:「可能就是覺得我傻傻地耍著小性子很讓他喜歡吧。」

總之,在那以後,張靈甫頻繁地出入王家,幾乎每天都會去。王玉齡一開始還躲著他,後來熟悉了之後,反而是天天都等著張靈甫給她講歷史故事。

就在張靈甫逗留長沙追求王玉齡時,他本來可以陞遷出任七十四軍軍長兼南京警備區司令,可張靈甫當時滿心只有王玉齡,高官厚祿什麼的,對他沒有半點吸引力。別人嘲笑他為了兒女私情丟了陞官發財的機會。可張靈甫卻不這麼想,他說:「別人發大財,我討了個好老婆,虧什麼呀?我一點也不虧!」

沙場上的大將軍,家庭裡的妻管嚴

在交往一兩個月後,這小兩口結婚了。當時王玉齡的母親本來是不同意的,為了讓岳母放心,張靈甫專門請了當時湖南省政府主席薛岳保媒。

而在婚禮前夕,張靈甫剛好接到陞遷令,他被提升為南京衛戍區司令,需即刻前往南京報到。兩人的婚禮只能匆匆開始,然後匆匆結束。那天,王玉齡穿著大一號的鞋子,張靈甫穿著借來的西裝,先是在上海教堂匆匆舉行了婚禮,後又立刻趕乘前往南京的火車,一個在上鋪,一個在下鋪,新婚之夜就這麼結束了。

雖然婚禮很倉促,可兩人的婚後生活是幸福甜蜜的。每當王玉齡回娘家的時候,張靈甫總是會捨不得的,可捨不得的同時他又死要面子,從不直接表達。一旦王玉齡回家久了,他也不說「我想你」,只會說「你養的魚死了,花也死了。」在王玉齡印像中,張靈甫說過最讓她感動的一句話就是:「我討個好老婆,比什麼財富都重要,我要討飯的話,我老婆可以給我拿碗。」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
加入好友,隨時分享有用經驗!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会喜欢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點擊關閉提示